您好,欢迎访问《dnf萝卜外挂》 网站地图

服务热线

淘宝天猫旗舰店店铺

产品简介

一位工号在100以内的早期员工宋韵透露,胡玮炜的离开是自己主动的选择,“公司内部也做了一些挽留。”本文共计3056字,阅读时间5分钟。

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(ID:xjbmaker)原创

记者 / 薛星星

编辑 / 苏琦

今天早些时候,摩拜单车创始人兼CEO胡玮炜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CEO一职,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。

“在美团收购摩拜8个月的时间里,我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,把摩拜平稳地交接给了刘禹。”胡玮炜在公开信中说。

她认为,作为一名创始人,(对)摩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爱,但最好的爱不是捆绑在自己身上,而是在合适的时间放手让其更快成长,“现在就是我放手的最好时机。”

今年4月,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摩拜单车。当时王兴对外表示,摩拜创始团队将保持不变,公司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。但仅25天后,摩拜联合创始人兼原CEO王晓峰就宣布离职,8个月后,创始人胡玮炜也宣布离开。

“对比今日今时的摩拜和ofo,以及被曝光‘合并细节’,后者徘徊在生死边缘,又不得不喊出‘跪着’也要活下去的无奈誓言,胡玮炜做得更理性也更职业。”有网友评价。

卖身美团8个月后,摩拜内部启动人员调整

胡玮炜的离开标志着摩拜单车正式成为一家美团式的公司。在此之前,公司原CEO王晓峰已经于4月底早早离开摩拜,另一名联合创始人兼CTO夏一平则被调至负责“智慧交通实验室”,几乎约等于“出局”。

现在,摩拜创始团队仅存的最后一人也已经离开。

信号,其实早已发出。

几天前,这位近一年都未公开露面的女性创始人刚刚接受了一家媒体的专访,在业内普遍对共享单车持悲观态度的情况下,她对外表示摩拜在过去的7个月时间内几乎未投放新车的情况下,订单量仍然不断上涨。

而直到看到今天胡玮炜宣布离职的内部信,高贺才意识到一周前的那次人员调整所释放出的信号意味着什么。他在2016年底加入摩拜单车,不久前刚刚离职。

12月12日,摩拜内部宣布了一次人员调整,新任命了来自美团的高管李洋。李洋此前在美团负责美团打车相关业务,调至摩拜后,直接负责摩拜的软件产品、技术及用户运营等多项公司重要业务,向刘禹汇报。

“美团派来的人越来越多了。”高贺隐隐感到不安。实际上,自美团收购摩拜以来,这种情绪就在公司内部蔓延。

在被收购后长达8个月的时间里,这家昔日的明星公司一直处于半沉寂状态。美团的收购使得摩拜的品牌得以延续,但同时也为其加上一层束缚。它不得不放弃此前自己早早探索出的大出行布局,只能专注于单车业务。

多位接受采访的摩拜员工在描述收购的节点时,都表现出了出人意料的平静。很难用“失落”来形容他们在面对“卖身”事实时的反应,在经过几十秒的沉默之后,他们常常会以一种无能为力的语气说,“至少从现在来看,这已经是摩拜最好的结果了。”

迟早要来的离开,员工并不意外

“说没有(意料到)是假的吧。”在摩拜单车被收购后又重新加入的员工王大可说,“近几年所有的创业公司被收购的结局几乎都是这样,已经成了自然规律。”

2018年初,他短暂地离开了摩拜单车,去往另一家创业公司就职。美团收购摩拜后,胡玮炜找到他,希望他可以重新加入,“童话故事的结局往往都是很现实的。”胡安慰他说。

内部信是在今天凌晨发出的,当时他尚未休息,看到邮件后第一反应是找胡询问,他没有太多惊讶,“这也是团队的默契吧,无论是从公司的业务层面还是个人之间的交流,大家都觉得可能会这样。”

王大可为胡玮炜感到委屈,“早上我还上脉脉上看了看,又是一堆人说什么吉祥物走了,套现什么的”。

在外界看来,胡玮炜并非是一个绝对出色的管理者,她早年做过记者,性格偏于感性,参加公司活动时常常会流露出骑行摩拜的用户感动。公司内部,员工大多称其为“胡阿姨”。“她约等于摩拜,是我们整个公司的符号。”王大可说。

一位在美团收购后离开摩拜单车的员工认为,后来王晓峰的加入与胡形成了互补。王晓峰外企出身,此前有过18年的职业经理人生涯,性格强势,甚至会出现骂人的举动,“很多时候做决策时他自己已经想清楚了”,他会从更战略的方向看问题,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。”

而胡玮炜则“更讲道理”,会从一些细节入手。遇到再艰难的时刻,她扮演着给大家鼓劲的角色,谈的更多是愿景与希望,王晓峰则“不断给大家抽鞭子,告诉大家还得继续干”。

在美团收购摩拜的股东决议大会上,王晓峰投了反对票,而胡玮炜则投了赞同。关于他们二人不和的传闻一直甚嚣尘上。内部信的最后,胡玮炜对外澄清自己的离职:“并没有‘宫斗’,没有不和,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。”

王晓峰出席摩拜活动

12月14日晚,在寻找中国创客举办的一场活动上,胡玮炜解释了为何ofo与摩拜没能走向合并的路子,“开始时人们不相信共享单车这个事情,到了狂飙的时候,人们认为等到两家竞争公司合并成一家的话,一家独大,可以赚很多的钱。”

“后面人们发现这个逻辑不成立”,胡玮炜说,因为之前有美团和滴滴的例子,因此阿里和腾讯不会再让类似的合并事件再次发生,“合并逻辑不成立”。

她对于共享单车的未来依然乐观。“摩拜需要寻找新的方向,回到商业的本质,能服务多少用户,能产生多少价值,能产生多少利润,这对一个公司来说是生命线。”

胡玮炜对在场的嘉宾说,从另一个视角和更大的生命周期来看,共享单车似乎到了一个节点,很多人在唱衰,但我认为这仅仅是一个新的开始,共享出行的行业无论是网约车还是共享单车,都是变化的开始。“20年后人们可能不用手机了,但是还会骑单车,就算自动驾驶来了,对于很小的空间和很短的距离,还是更适合骑单车。摩拜会提供更好的服务,让现金流慢慢变成正向,逐步回到商业的本质,做共享单车会更踏实。”

更成熟的创始人

一位工号在100以内的早期员工宋韵透露,胡玮炜的离开是自己主动的选择,“公司内部也做了一些挽留。”

大多数员工都是在早上醒来后才看到邮件,“祝福”是他们说起“胡阿姨”离开时谈论最多的字眼,朋友圈中胡玮炜几乎挨个都点了赞。

公开信中,胡玮炜认为自己完成了“阶段性的使命”,把摩拜平稳地交接给了刘禹。她毫不吝啬地在信中表达自己对摩拜的爱,并认为此时是她放手的最好时机。“对于美团,摩拜正在积极拥抱,心怀感恩,这样才能协同成一个更强的有机体。”

不少分析认为,在抉择面前胡玮炜表现地比自己的对手更加成熟。在苦苦支撑半年之后,戴威带领的ofo正处于迅速崩塌之中。

胡玮炜选择在适当的时机放手,不追求公司独立的发展,并以此换来摩拜生命的延续。她理解的“mobike love”是“拼尽全力让摩拜越来越好”。

代价是,并入美团后,摩拜原先设立的出行团队被整合至美团的出行事业部,此前探索的共享汽车及网约车业务均告停。

“她不是为了证明自己,而是抱着一种把事情做好的心理。”上述在摩拜被收购后离职的员工评价道。他认为胡承担了一定的压力,她需要把摩拜的方向调整至符合美团架构的发展。

2018年,整个共享单车行业都陷入了停滞状态。2017年密集开城的盛景已经不复存在,收缩成为行业的大方向。公开信中,胡玮炜称过去8个月摩拜大规模地削减了成本,同时也提升了收入与订单数。

一些人选择了离开。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摩拜单车工号排名前200名的员工有近一半均已离职。“整个人都感觉松下来了。”一位离职不久的摩拜员工说。

美团正在逐步完成对摩拜单车的整合,12月初,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摩拜单车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完成了股东工商变更,创始人胡玮炜、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,美团创始人王兴持有摩拜公司95%股份,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,美团联合创始人穆荣均持有另外5%的股份。

上述工号在100以内的早期员工宋韵说,摩拜已在不久前开始强调员工的KPI考核,实行“末位淘汰”制度,优化团队结构。有消息称美团对摩拜的要求是人员优化30%,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证实。

4月28日,王晓峰离开的那个下午,宋韵给胡玮炜发了一条信息:“还好,你还没走。”今天,她能说的,也只有一句祝福了。

12月12日,摩拜内部宣布人员调整的邮件

*部分图片来自视觉中国,文中摩拜员工皆为化名

来源:百家号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时间:18-12-23

整编/金错刀频道 山岚

争了3年多的问题,终于有了答案。

37亿,从此摩拜改姓王,美团创始人王兴的王。

按理说,这不应该是个问题,谁是创始人,公司当然就跟谁姓,就像阿里姓马,百度姓李,美团点评姓王……

可摩拜却不是,它似乎有三个姓:

投资人李斌的李, CEO王晓峰的王,以及创始人胡玮炜的胡。

之所以如此混乱,因为它“妈”——美女创始人胡玮炜背后,曾经有3个男人。

没有这三个男人,就不会有独角兽摩拜。

可是,没有这三个男人,估计摩拜的创始团队,在这场博弈中,也不会如此“手无缚鸡之力。”

1

经历一个男人,

听他的,跟他走

在创办摩拜之前,胡玮炜的简历很普通,在汽车行业做了10年新闻,却依然对手动挡、百公里加速丝毫不感兴趣,只想做一个“广场上画画的闲散女青年”。

浪漫热情的双鱼座,辞职出来做的依然是媒体!

因为李斌一句玩笑式询问:“胡玮炜,要不你试试”,胡大美女就开始了史上最舒服的创业!

何来最舒服?

因为别人都是拿着BP四处找投资人,到了胡玮炜这儿,全都反过来了。

共享单车的创意、摩拜这个名字,以及大体的模式,李斌都想好了,甚至还估算了营收难度,只要一辆车四年没有维护费用,就能回本。

更重要的是,李斌连钱都准备好了,还放话说:实在不行就当做公益了。

在这种万事俱备,只缺创始人的情况下,胡玮炜开心的接下了李斌146万的天使投资,开始热热闹闹的创业。

时间不长,这个姑娘就遇到最常见的问题——钱以及人脉。

但没事,一切有李斌。

李斌是汽车领域响当当的大佬,身上至少有三个金闪闪的标签:1、第一家海外上市公司易车网的老板;2、估值360亿美元的蔚来汽车创始人;3、出行领域知名投资人,身价百亿,跟柳传志、马化腾等超级大佬,都是朋友。

背靠李斌,几乎万事不愁。

钱花光了,胡玮炜自己拉不来投资,只能借高利贷,李斌却可以。

他找来好朋友刘二海,后者对胡玮炜能力持保留态度,单纯凭借对李斌的信任入局,投了数百万美元。

生产线出问题了,李开复拉来富士康做了一笔战略投资,解决了让胡玮炜束手无策的供应链问题,还大大降低摩拜的生产成本。

当然李开复帮忙,也不是看在胡玮炜的面子上,而是因为李斌,是他认识多年且非常认可的行业老兵。

慢慢的,自己找人没有李斌好使,胡玮炜也就不自己找了,她甚至曾表示,自己不爱找投资人:李斌介绍谁,我就认准谁。

再后来红杉、马化腾等人,也是因为李斌。

有了李斌,投资不愁,人手也不愁。

管理困难,李斌就找来王晓峰,为不善经验管理的胡玮炜保健护航。

这个曾任职Uber上海城市总经理的职业经理人,2016年下半年开始统管公司所有经营事务,让胡玮炜专心战略。

但是,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其实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这场史上最舒服的创业,慢慢终于露出了他的黑暗面。

李斌幕后操盘手的说法,也不胫而走,公司战略布局,由他出谋划策,摩拜何去何从,也由他说了算。

例如这次美团点评收购摩拜,王兴也是越过胡玮炜,直接找的李斌,博弈半年,前两周才逐步敲定细节。

坊间说,胡玮炜掰不过马化腾的大腿,其实,她连李斌的大腿也掰不过,后者手里的股权,加上王晓峰的,早就超过了她。

所以摩拜卖不卖身,她再有情怀,说了不也算。

2

经历第二个男人,

三观不合,“分手”!

靠王超,技术不愁,人才也不愁!

背靠李斌,胡玮炜解决了钱和管理的问题,靠着王超,她又解决了技术这个大难题。

当时,胡玮炜拿了李斌的钱,开始四处找人设计,因为牢记李斌说过的4年0维修,导致行业没一个人愿意接她的单。

一台质量合格的自行车,经常保养,正常寿命也只有3~5年。每天被各种人骑,还要做到4年0维修,开什么玩笑!

就在处处碰壁的胡玮炜,被逼得差点自己动手组装时,王超出现了。

毛发旺盛的王超,是个实打实的极客大神,本业做的是汽车设计,在中国人年平均收入7705时,他的时薪已经达到600。

胡玮炜曾做过行业沙龙——小院排队,王超是常客。认识胡玮炜时,他已经是开云汽车的老板,自主研发新能源汽车。

他从没设计过自行车,但足够上心,不仅会拿着设计图给不懂技术的胡玮炜说明想法,也细心的考虑到摩拜日后换胎、掉链子等长远问题。

例如,王超设想到如果有天摩拜有几十万辆车,可能得找上万个师傅来伺候换胎。因此他借用了汽车轮胎的设计,让车胎套在一种坚固的轮毂上,轮毂中心拧上五枚螺丝就能扣到自行车的一侧,于是就造出了两只轮子全靠在车身右侧的自行车。

虽然王朝感觉比给自己公司做事还麻烦,但因为胡玮炜这里的极客氛围,前后6个月的时间,他一直都泡在这件事情上。

事实证明,这些独特的设计,的确让摩拜受益匪浅。

2016年秋天,摩拜投放的一批车车轮不圆,确定位置后,都不用专门修车的经验,运营人员靠着特制的螺丝刀,每二三十秒就换完了一个轮子。

靠着王超,胡玮炜还成功吸引了请前摩托罗拉的工程师杨众杰。

后者是胡玮炜三请四请找来的人,却被王超的设计吸引,由于两人惺惺相惜,参观指导就变成了加入团队。

但是,王超帮助胡玮炜,也不是没有代价。

王超是一个早就财产自由的人,要留住他,就必须高度匹配的精神层,例如,胡玮炜身上的极富感染力的情怀。

可胡玮炜的公司,却达不到王超的精神高度,在他看来,摩拜只是一家被资本催熟的企业,跟竞品ofo的撕逼、公关战,都上不得台面。

王超的这些需求,胡玮炜没法满足,两人只能分崩离析。

如今,在这场收购里,他转发了李斌老婆的微博,跟胡玮炜的互动,早就停滞在两年前。

3

经历第三个男人,

你行你上,我去PR

王晓峰加盟摩拜的最大优势是:他的管理能力和执行力极其成熟!

在加入摩拜前,他已经有近20年的高级管理经验, 2014年至2015年,他担任Uber上海的总经理;再往前,他曾在宝洁、谷歌、腾讯等大公司任职。

“他不太像创投圈里很常见的草根创业者,他说话很斯文,但该坚持的绝不会附和你。笑容可掬但其实有几分距离感。”

这种理智冷静,正是胡玮炜欠缺的。她说一句——失败了就当做公益,公众听了很有情怀,投资人却吓得胆战心惊。

所以,王晓峰的空降,胡玮炜第一时间很欣喜。

据胡玮炜自己说,王晓峰来的时候,正是公司最穷的时候。“(王晓峰)不愧是从大公司出来的,做过大事,花过大钱。”

加入摩拜后,王晓峰开始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进驻摩拜,同时兼顾摩拜车的迭代,跟不同势力的谈判,以及公司的管理。

在他的带领下,摩拜的执行力和发展速度蹭蹭往上涨,2017年半年时间已经进入100家企业,提前全年完成任务。

而且最高领导即使由胡玮炜,变成王晓峰,整个摩拜内部也并未出现明显裂痕,其公司管理水平,可见一斑。

代价是什么呢?

2016年下半年,王晓峰出任CEO,拿走摩拜20%左右的股权,胡玮炜还要向他汇报。

胡玮炜被架空的传闻,甚嚣尘上,传言她最大的任务是——带着创始人的光环,四处演讲、PR。

结语:

不知道当年胡玮炜决定把拉不来投资,扔给李斌,完不成的设计,交给王超,搞不定的管理,扔给王晓峰时,是怎么想的。

如今摩拜被收购,王兴直接找李斌谈,她跟团队几乎手无缚鸡之力,她又是怎么想的。

中国唯一一个两度虎落平阳、两度东山再起的企业家孙宏斌,估计很难理解这些行为。

有次,他跟一群重量级投行大佬吃饭,大家都在问他带:带队伍,最重要的是什么?

他说:除了书上说的那些素质,还有两点更重要。其中一点就是:

“碰到难亊,你一定要往一线冲,光躲在幕后指挥肯定不行,你要让所有人知道,碰到任何难亊,你 都 不 会 躲。

创始人的格局,

往往决定了一个公司的格局。

而格局,

最终决定结局!

来源:百家号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时间:18-04-05

【查看更多】

其它产品